分享到:

家長不改作業要寫説明 當事媽媽:教育內卷讓家庭疲憊

家長不改作業要寫説明 當事媽媽:教育內卷讓家庭疲憊

2020年11月20日 07:34 來源:澎湃新聞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口述|“家長不改作業要寫説明”當事單親媽:教育內卷讓家庭疲憊

  多地教育局開始出新規嚴禁“學生作業家長批改”。

  看到這一變化,明琍(化名)感覺欣慰。34歲的明琍是一位單親媽媽,來自江西南昌。此前因無法給孩子批改作業,需要向老師提交一份手寫證明,最終她“不堪其擾”,選擇向媒體爆料。

  從此前的家長退出家長羣,再到如今受關注的“學生作業家長改”,家校關係中脆弱的一面再次呈現在人們面前。作為其中的親歷者,明琍如何看待家校關係?一位單親媽媽,怎樣兼顧家庭教育與個人工作?

  近日,明琍向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講述她陪伴孩子做作業以來的心路歷程,其中包含了一位普通母親對於自身教育方式的反思、母職的探討以及教育內卷等話題。

  【新世代】

  “三年級的作業會多到什麼程度呢?”

  11月3日晚大概8點鐘左右,我正在工廠裏上班,突然接到豆豆的電話,告訴我數學老師需要提交一份手寫版本的情況説明,解釋昨晚為什麼沒有幫他批改作業。

  電話裏,豆豆的聲音聽起來有哭腔。我告訴豆豆,等下會直接給老師發短信説明情況。但豆豆堅持説,不行,老師説了必須手寫。可能知道我在忙,豆豆特別懂事,過一會兒,豆豆又説,媽媽你這麼忙,就發短信到奶奶的手機上吧,我幫你抄上去。

  因為這句“我幫你抄上去”,我的情緒一下就崩潰了,一時間想起之前很多個夜晚因為寫不完作業而失落的畫面。他自己的作業已經做不完了,還要擠出時間,去抄這樣一份我認為毫無意義的東西?想到這些,我開始掉眼淚。

  選擇向媒體爆料,我並不害怕。有些家長擔心爆料之後孩子的教育會不會受到影響,但我真的忍不住,想要站出來,告訴大家我們的教育是不是出了問題,孩子只是孩子,不是做作業的工具。

  豆豆現在上小學三年級,作業多到什麼程度呢?一個直觀的感受是,回到家後,很少作業能在晚上11點前寫完的,一週七天,可能只有週五、週六的休息日能夠休息一下。

  除此之外,孩子的作業我們家長都要簽字,真是不堪其擾。

  比如語文這一項作業,包括生字組詞、句子、最近又新增了寫日記。語文和數學兩門課除了課內練習冊,還有課外練習冊。有時候光語文這一門課程,就分一號作業、二號作業、三號作業,還有大作文本、日記本和糾錯本。

  除了這些練習作業,還有日常需要背誦的課文。有的時候老師會要求背誦《詩經》,最近在要求孩子背誦《詩經》裏的一首《王風·黍離》,這首詩名字我都不認識。語文這一項作業做完,可能就需要花3個小時左右。

  孩子在旁邊做作業的時候,我們家長負責在旁邊監督、輔導。我們要拿着手機拍攝他背誦、朗讀課文的視頻上傳到APP上打卡。

  等到這些全部做完,有的時候已經到深夜了。我現在儘量讓他在11點前睡覺。之前我以為是我孩子做作業速度慢,為什麼作業一定要做到這麼晚才能完成,是確實聽不懂還是其他問題。後來我跟其他學生家長交流,發現他們的孩子也是這樣,自從上了三年級以後,孩子很少在11點之前睡過覺。

  為了儘量讓他在晚上11點前睡覺,他做不完的作業我會幫他寫完。

  前段時間,我看了《脱口秀大會》,我很喜歡李雪琴講述自己小時候做作業的段子。她在裏面説,“小時候我媽教我寫作業,我媽嫌我太笨,最後我媽把我作業給寫完了。”這段講述特別貼合當下實際,不過現在是小孩作業太多,寫不完,我幫他寫完。

  有的時候我會反思,小孩真的要做這麼多作業,成績才能提高嗎?還有必須要這麼多作業才能把這個孩子教育好嗎?

  “我是一個不完美的媽媽”

  豆豆上的小學是片區裏最大的一所小學,本身是一個職工學校,依託於一個飛機制造廠自己辦的一所職工小學。

  2016年,我的丈夫因為經常賭博,欠了不少賭債,最終我選擇和丈夫離婚,一個人帶豆豆生活。我和豆豆的户口落的是當地集體户,當地小學招生時,在前三類沒有招滿的情況下,我們集體户口的四類、五類可以進去入讀。

  即便是跟前夫離婚,我認為對豆豆的性格沒有受到太多影響,他性格隨我,開朗陽光,在生活起居上,我也算是盡心盡力的照顧他,但到了學業這方面,尤其是寫作業,我好像變成了不完美的媽媽。

  我也會有內心較為自私的想法,我生下了孩子,我的身份變成了媽媽,但拋去“孩子媽媽”的名稱,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。我有時候會暗自希望下了班能舒舒服服的躺下稍微休息一下,或者能先吃口飯。但真實情況是很多時候我飯來不及吃,回家第一件事是先看孩子作業,不看的話孩子也不能睡覺,他在等着你。

  而且在陪着孩子做作業、幫他改作業的時候,我和豆豆的關係會變得非常緊張,有時甚至會為了作業的問題歇斯底里大吵。

  我會給他施加壓力,告訴他“寫不完的時候不準睡覺”,有的時候我還會拍桌子。剛開始我沒有意識到我自己這一面,但最近孩子寫了一篇日記,我才發現原來我在孩子眼中有另外一面。

  大概從今年10月份左右,學校要求孩子寫日記,幾乎是每天要寫一篇。那天豆豆寫了一篇日記,名字叫做《媽媽的天氣》,裏面有段話我完特別有感觸。他寫道,“媽媽的脾氣變得不好,每次一生氣,不用天氣預報,我就知道。‘雷雨馬上來臨了。’我常常想,媽媽的脾氣暴躁是在(我)不聽話和不寫作業的時候生氣。我不希望媽媽生氣,以後我要照顧好自己,按時完成作業,讓媽媽開心,不再生氣,希望媽媽的天氣永遠是陽光燦爛的大晴天。”豆豆寫的《媽媽的天氣》 受訪者供圖

  看到豆豆寫的這些,我開始回想對於豆豆的教育是不是哪裏出了問題。

  我想到豆豆剛上一年級的時候,他對學校抱有非常新鮮的態度,每一天都很開心,回家之後知道自己要寫什麼、怎麼寫作業,主動性很強。慢慢的我發現,他對學習的興趣開始下降,到了二、三年級他經常跟我説的一句話是“媽媽,我很累。”我問他為什麼,他説:“我覺得我的世界裏除了作業就是上學,我沒有其他的。”

  這種感覺也讓我覺得異常疲憊。

  有一次豆豆在寫作業,沉默了很久,突